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夥伴: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筲箕灣青年空間

個人的人生都僅此一次,然而我們能透過戲劇去體驗別人的人生。要把故事生動地呈現在觀眾眼前,演員是極其重要的元素,而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筲箕灣青年空間的「藝動人生」計劃正正給予對戲劇有興趣的青年一個機會,把劇本的文字化為一個個畫面。

Justin由中二開始接觸戲劇,並於中五首次參演青年空間的黑盒劇場。去年升中六時,青年空間的社工邀請他參加「藝動人生」計劃。雖然臨近文憑試,但因為Justin希望將來從事與戲劇有關的工作,所以他不想放棄任何一個接觸戲劇的機會,最終也決定加入。

計劃一開始,Justin要和其他參加者一起排演由計劃的技術夥伴——誇啦啦藝術集匯提供,外國劇作家所寫的“The Crown”一劇。然而因為大家不太懂得磨合,所以在過程中經常因為期望不同而產生分歧,令不少人覺得灰心。所幸演出完畢時,大家都忘卻了之前的不如意,反而更加聚焦於演出所帶給他們的滿足感。對戲劇的要求令團隊產生矛盾,而對戲劇的喜愛又重新把他們連在一起,更比過往緊密得多。

 

完成“The Crown”之後,青年空間為青年提供了編劇班,讓他們能創作屬於自己的故事。相比起能出演“The Crown”, 上編劇班似乎更令Justin感到興奮,因為他有很多想法希望和別人分享,而劇本正正是能傳遞這些想法的工具。Justin撰寫了一個關於療養院的故事:「我發現自己比較想寫一些與社會有關的題材,例如是療養院如何對待老人家。透過與身邊人談天、留意新聞,再結合個人的成長經歷,我便能寫出一份劇本。」

  

在與Justin對話時,旁人不難看出他對世界有著種種的想法,希望通過劇本去展現自己的世界觀。只是在創作劇本時,他卻面對了不少困難:「以前演戲劇時,我很少會遇到挫折,但寫劇本時卻遇上很多難題。好像我寫的劇本沒有被選中作公開演出,便令我有段時間頗為失望。但之後我會有所反思,明白到要按時間、地點及對象去寫一個合適的劇本更為重要。」

除了自身在創作時遇到的問題,家人的壓力也是他必須面對的難關:「一開始我的媽媽也會有怨言,她希望我能專心考好文憑試,順利考入大學,令將來的路更易走。後來,我把自己寫的劇本分享給她,又告訴她老師對我的評價,於是她的態度便慢慢軟化。到我考完文憑試,她開始支持我走自己想走的路,甚至鼓勵我報讀演藝學院,這令我十分感動。」家人的支持是雙方共同努力溝通的成果,因為大家都重視對方的感受,所以能夠互相理解及協調期望。

訪問的尾聲,Justin分享了他對戲劇的看法:「一個人對世界的想法是單一的,但戲劇卻可以展現不同人對世界的想法。通過現場的氣氛、手法、燈光等,觀眾能代入創作者的世界,了解他的思想,從而達至真正的『和而不同』。」Justin讓我們明白,戲劇其實只是一個讓人去表達想法的媒介。它是獨特的,卻也只是萬千種方法中的其中一種。重要的是,社會應該為青年提供更多渠道去一抒己見,令他們能在香港佔一席位。只有那樣,社會才能一直更新、進步。

 

留言

*/?>